爸妈,我已经长大了,放手吧

发布日期:2019-05-09 浏览次数:4140

父母以他们的价值观为基准对你好,那是因为爱,我们以自己的人生观为基准,不想让父母操心拒绝他们的安排,那也是爱。既然都和爱有关,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结果。也许是因为,你从未在他们心里,认真地说上一句:“爸妈,我已经长大了,放手吧。”


(一)

在我身边,已经不止十个以上的朋友跟我讲过这样的话:

我想学这个专业,可是我爸妈逼着我考那个专业;

我喜欢这个女生,但是我爸妈逼着我和那个女生结婚;

我想要以后干这个,但是我爸妈逼着我以后从事那个

……

每次听到这些话,我都会想起我的美国朋友Rachel.

她在一家中国慈善机构工作,工作非常有意思,他们公司帮助那些被拐卖卖淫的女孩重新获得一项技能,比如,说英语、补衣服。因为这些女人没有技能,被警察救出来后,发现没钱谋生,又回去继续卖淫。毕竟,谁想卖淫啊。警察只是把她们救出来,却无法给她们一个走到正确方向的拐杖。

这个公司几乎不盈利,靠着众酬和NGO补助活下来。对于员工来说,当然工资很低。好在她是一个外国人,可以在零碎的时间通过教英语赚钱。

一次吃饭的时候,我问她:“Rachel,你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工作?”

Rachel耸耸肩说:“Because it’s funny(因为很好玩儿)。”

我继续问:“可是,你爸妈同意你做这样一些事情吗?”

Rachel很疑惑地问:“This is my life,why do I have to get their approvals(这是我的生活,为什么我要得到他们的赞同)?”

对于美国人来说,他们一直觉得,父母只是生了我、养了我而已,凭什么干涉我的选择呢。在中国古时候就有这种自由主义思维。孔融第一个提出这样的观点:父母对孩子没有恩典,因为父母在没有通知孩子的前提下就把孩子生了下来,所以,父母应该对孩子抱有一份愧疚感。这个观点,在胡适的口中再次得到了巩固。

因此,我在美国的时候,经常看见很多孤寡“空巢”老人,孩子一年难得回来看他们一次。那个时候,我明白了孝顺的可贵,也知道中国文化“养儿防老”的重要性。有时候我很难理解美国的家长,为什么不让他们的孩子陪在身边,可是他们说,“They have their lives,while I have my own(他们有他们的生活,我有我的)”。虽然他们这样不太孝顺,但是反观我们的文化,更让人容忍不了的是一些拿孝心当枪使的中国家长。


(二)

我身边的一个哈尔滨的朋友,读了一所不太好的大学,大二那年,实在受不了那里的老师天天浪费大家的学习时间,受不了身边的同学整日抱着电脑混时间,受不了在这个地方再浪费两年。于是,他自学了计算机,在中关村自己开了一个小门面帮别人修电脑,因为他修得很不错,又讲诚信,所以回头客很多。生意越来越好,于是也越来越花时间,因此在大三那年,他递交了退学报告。

他觉得既然什么也没学到,还不如现在在商界拼出一条血路,至少这些是自己喜欢的。他的父母得知后,连夜从老家的一个小镇飞到北京,在他的宿舍门口跪着,让他把书读完。

每次他讲这些,都哭得跟一个泪人似的。于是,他放弃了那个小店,继续浪费了一年多时间拿了学位证。可是,这个时候跟他一起开店的几个小老板都已经能够雇上三四个员工,已经在家里付了房子首付了。他想,反正自己还年轻,没关系,从头来呗。毕业后,他再次谈了一个店面,找了之前一起的合伙人,准备东山再起。

意想不到的事情又来了,他的父母在小镇给他安排了一个工作——在税务局当一个科员。他很生气,回家问父母,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给他铺路,而自己又不喜欢。他的父亲只是默默地说了两个字:稳定。他的妈妈说:“你在外面不仅爸妈不放心,我们出个什么事儿你也赶不回来,这是我们两个人深思熟虑的结果,你还小,慢慢就知道爸妈是多么用心了。”那天晚上,他们再一次发生了激烈的冲突。母亲再次跪在了地上,父亲则是大骂:“我们生了你、养了你,你还这样对我们,不孝!不孝啊!”

现在的他,就在哈尔滨一个小镇的税务局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。前些时间他来北京,跟我讲,现在他最开心的,就是公司谁电脑坏了他去修,修好之后有一种快感。我说,有没有想过再来北京拼一把呢?他说,没有。那天我们喝到很晚,他也跟我讲了很多。

他的故事,我是征求他的意见后写出来的,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告诉我的一句话:现在他确实无忧无虑,但是他最恨、最怨的是他的父母。


(三)

我不知道读这篇文字的你是怎么想的。父母给了我们很多,从我们学习到做人,从我们上学到工作,从我们过去到将来。这世上,最爱你的人,就是那两位老人。可是为什么,很多时候,他们给我们制定的一条路,我们就是不愿意走,而因此矛盾就越演越烈呢?答案很简单,因为你长大了,而他们,还以为你是小孩儿。

父母为什么要强迫你做你不喜欢的事情,因为他们觉得,这是为你好。可是,他们忘了,你已经长大,世界也在变化,总有一天,你才是世界上最明白什么是对自己最好的那个人。

他们的理由很简单:

小时候你不愿意吃药,我逼着你吃,病才能好;

小时候你不愿意读书,我逼着你学,你才能有今天。

因此,现在你喜欢这个女孩子,她的背景不好,我逼着你分手,你才能遇到更好的;今天你喜欢做这份工作,但是不稳定,我逼着你换工作,你才能有更好的选择。

毕竟,我吃的盐,比你吃的米要多。可是他们不知道的是,你选择的这份职业能让你过得很开心,你现在的伴侣能让你觉得自己很幸福。父母的逻辑看似没有问题,可是,他们都是基于三个字:小时候。

现在,你已经长大了,只是他们不知道你已经长大了而已;世界变了,只是他们还不知道世界变了而已。因此,如果你想要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情,不受他们的牵制,又不想让他们难受,那么你就要用他们的价值观告诉他们,你已经长大了。


(四)


有个小故事,希望能告诉你一些什么。

一个作家前辈整天在家里写书,他的父母每次看见他在家里待着不去工作,都会很生气。因为在他们眼中,写书怎么养活自己,写书怎么获得社会地位,你又不是郭敬明、韩寒。他们认为真正的工作,最起码应该出门和人打交道,然后做点儿具体的事情。父母甚至给他介绍了许多工作,可是他都一一拒绝了。

看着他天天坐在电脑边上疯狂地码字,晚上睡得晚、早上起不来,父母终于怒了。矛盾几乎每天加剧,父母主动攻击,幸运的是,他的书出版的那天,父母的怒火竟然都消了。而现在,每次他写书熬夜的时候,母亲总会端来一杯牛奶,而父亲总在外吹牛自己的孩子是一个作家。

我开玩笑地问:“你是不是把稿费给你爸妈了?”

他说:“要这样就好了。”

我说:“那是为什么?”

他说:“因为我知道我的父母喜欢毕淑敏老师的书,我托了很多人找到了毕淑敏老师,请她帮我作序。他们看到了序竟然是毕淑敏老师写的,也就知道我没有干不正当的事情了。我用他们能理解方式告诉了他们我在做什么。”

的确,父母的价值观和我们的价值观几乎不一样,而对于很多父母来说,他们已经不知道这世界上多了很多甚至他们都没听过的职业;也不知道在大数据下,人的生活和工作方式竟然有多种多样的类型。

但在他们的价值观中,一定有能和我们重合的部分,从这里打开突破口,间接地告诉他们:我做的事情,是我自己喜欢的;而且,我不小了,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


(五)

曾经一个朋友被父母安排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职业,和父母辩论无果,离家出走,一个星期没有给父母打电话,消失了。父亲到处找他,给他的好友打电话,说:“你告诉他,只要他回来,干什么都行。”他知道后,回来了。父母气得脸红。

可是,时间是化解误解的唯一良药。他回到了家,话不多,却过上了自己喜欢的日子,父母一开始生气,可逐渐看他这么开心,也慢慢地知道自己当时思想的局限。后来,当他过得又幸福,又在事业上有所成就以后,父母和他都笑了。

再看看那个回到哈尔滨的朋友的例子,他为了满足父母,过上了自己不喜欢的生活;父母满意,但是看见他终日脸上没有阳光,我想他的父母也在怀疑自己;而他也终于在最后把自己生活的一切不顺心归于父母。

既然都和爱有关,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结果。是因为,你从未在他们心里,认真地说上一句:“爸妈,我已经长大了,放手吧。”